胖子一直維持著一種獨自一人的冷靜 無論是在遊戲裡還是日常生活上

先前  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固定團  跟裡面的人再熟也是素未謀面的玩家

盡量保持一種距離

當開始找外來人員開團時  固定團的頻道裡出現  "裝不要流出去" 也就是希望團員幫忙彼此代骰

胖子就漸漸再次脫離團隊   單飛(?)到今天  反正現在也有隨機團隊了

隨機團隊中  裝備被已經擁有的玩家骰走是常見的事 (不過複合職骰同樣的裝胖子是完全不會介意的)

同公會的聯合起來狂踢競爭者的情況也常遇到

周末 胖子跟三個與自己同伺服器的人排進了同一個隨機團隊(他們是同公會 死騎 法師 賊)

打完某個王(忘了是哪個)  坦(該公會的死騎)點名別的伺服器的盜賊  說他傷害太低 要踢掉

他不說話還好 他一說話被胖子發現是以前固定團的成員 (兩人交情在當時其實蠻不錯)

打開傷害紀錄發現 這位盜賊裝比較差一些 可是都有轉火打球(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是啥) 做到份內該做的事

而且他傷害雖然不高 但也是可以接受的數字  再說他並不是排最底 下面還有2-3個人  要踢也沒有道理挑他  八成是想要把競爭者踢掉

當時胖開的是聖騎 傷害打在前幾名  所以很敢講話 "至少他有轉火打球"

合夥盜賊馬上說"本來就不用所有人去打球"

胖子說"你沒看到剛剛三個球被王吃到  沒滅團是因為補的努力  而不是你那一點點傷害"

這時補師終於也忍不住說話 "對啊  你們從頭到尾打王  結果傷害還比人家低"

本來三個人還是很堅持要挑那位盜賊的毛病 

他們的法師甚至很驕傲地說"這個王我打七萬 最好你們可以打出這個傷害"

胖子說 "要我開法師 我可以"  而且胖子也很確定 如果死騎還是原本同一個玩家

他可以證明胖子的法師在過去的固定團是甚麼模樣 沒有一個同等裝的可以打贏他 甚至裝備更好的都很勉強能打贏 (驕傲的哩)

胖子也點明了法師的燃火擴散手法(衝擊的天賦)  因為那也是胖子平常在用的手法

吵著吵著胖子終究是說"至少人家有打球"

才終於結束了無意義的爭執......

而那位死騎坦從頭到尾只有一開始說了那句話 後來的爭執都沒有參與

也許是認出了ID 也許自知理虧

打完那團之後  胖子離隊  密了死騎 "你不是以前的OO吧? 以前的OO不會做這種事" (OO是大家對死騎習慣的稱呼)

死騎似乎很驚訝胖子密他 "我是呀... 好久不見了NN" (NN是大家對胖子的法師習慣的稱呼) "你怎麼沒繼續玩法師了? 你法師玩的超好的......" (是啊...玩得超好, 好到莫名其妙每次一上線就有人密他"想我嗎~~~親愛的"所以就把法師轉到部落去了.......有趣的是OO的反應"他是你現實生活中的朋友嗎?"  "不是"  "那你管他去死")

確定是本人了, 聊了一下 死騎坦承 因為賊是公會的固定團的成員 想要踢掉競爭者 所以才這樣做

胖子當然看出來了才阻止 後來開始閒話家常聊OO大陸那邊的事 還有一些以前固定團員的近況......像是CC一直很想再回來玩可是礙於工作始終騰不出時間之類的...

 

老實說我脾氣比較衝  我問胖子為什麼不當場點明他們的目的

胖子說  畢竟是同伺服器  不願意撕破臉  還是要保留台階給人家

哼 要我我才不客氣 (沒啦 其實我是小孬孬 只會出張嘴)

 

過年的時候姑姑跟我說過一段小故事

主旨就是媽媽在嫁女兒前跟女兒說 嫁過去之後  不可行善

女兒大驚"不可行善?那...難道可行惡?"  母親說 "善都不可行 怎麼可以行惡?"

姑姑說如果有"行善"的念頭伴隨的就是期待有所回報  這是不對的  應回歸四大皆空

 

我不知道為什麼胖子做這件事會讓我聯想到這個

可能是因為那個賊跟胖子其實沒有關係  他們的裝備也並不會跟胖子有衝突

但是當不對的事情發生的時候  胖子還是會設法阻止  哪怕跟自己並沒有任何關聯 

自己覺得該做的事  覺得是對的事  那就做吧

喔...不過那種死有餘辜的胖子也會冷眼旁觀XD  胖子是極端的AB型呢

    全站熱搜

    so far a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